广州日报:用艺术修复水乡老屋-广东工业大学
媒体工大
大发快三注册>> 媒体工大>> 正文
广州日报:用艺术修复水乡老屋
来源:广州日报2019-03-27 版次:23 作者:徐静 编辑:朱小翠

用艺术修复水乡老屋

广东工业大学在佛山青田村探索艺术乡建 欲助乡村礼俗乡村文化复兴

徐静

青田村的老屋被修复成艺术空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徐静 通讯员黄学茭、黄华利、李胜彬、刘嘉、卢庆雷、许颖、方玮、蒋晓薇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高鹤涛

 

 

 

一群艺术学院的青年教师、学生、艺术家,来到珠三角水乡,一待就是两三年,他们在做些什么?他们不仅仅是采采风、搞搞创作,体验生活而已。他们还在做一件更“宏伟”的大事。他们不但修复了一些有着古老历史的老宅,让它们成为一件“艺术品”,一个艺术的空间,他们还要让当地村民也加入其中,感受自己传统文化的可贵。

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团队,在渠岩教授的带领下,在佛山青田村开展艺术乡建,修复古宅,复兴乡村礼俗和乡村文化,这种对乡村振兴的助力模式逐渐在全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记者了解到,广州不少高校都在助力乡村振兴方面有很多有益探索。

让普通乡村发生大变化

广东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青田村,地处水网平原地带,河网交错,是典型的岭南传统水乡,这里保留着小桥、流水、古树、家宅、庙堂、书院等较原始的村落形态,较为完整地呈现出岭南水乡独特的地域风貌、乡村形态。3月中旬,记者来到这里进行采访,尽管外界对这里关注日益增多,但却仍然保持着乡村的基本形态,没刻意建豪华公路,没有习以为常的高楼大厦,更没有贩卖旅游品的小摊。这个村子正在发生着的巨大变化,很大程度上与外观无关。

事情还要从2016年开始说起。当年,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渠岩来到青田村,进行前期历史调查,为艺术乡建做基础工作。2007年起,渠岩在山西的一个古村落许村,用“艺术推动村落复兴”和“艺术修复乡村”的手段,将许村建成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艺术村及艺术家创作基地。

许村在北,青田在南。

为何选择青田村?“青田村不是历史文化名村,也没有什么‘头衔’,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子,渠教授选择青田村我们甚至有些不解。”有人说。不过,在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方海教授看来,渠岩先后调查几十个村庄,最后选择青田,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最大限度地保存了村庄的原始形态,它既不破败,但也没被过度开发。

修复老宅引来村民效仿

青田村的乡村振兴计划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不以物质建设为核心,更为强调乡村文化、乡村记忆的保留。于是,他们选择从老宅的修复做起,为了让村民在真实场景中认识老宅的价值,“青田老宅修复”计划首期对三栋空置的老宅进行修复活化。在坚持最少改动的原则下,为建筑注入新的功能。建筑于2018年3月投入使用,主要作为青田乡建工作者、来访学者、青田村民等工作和交流的空间。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修复的老屋外观尽量保留建造年代的特色,内部进行非破坏性的装修,老屋有了少有的艺术感、美感。

早期很少与广工师生互动、处于观望状态的村民们,逐渐认识到通过建筑修复、设施完善、功能再造,老宅可以实现传统与当代生活的最佳连接。

于是他们逐渐接受了乡村保护理念和措施,一些原来准备拆旧房建洋楼的村民,也改变想法,向乡建团队主动请教,在改造自家民居的过程中自觉尊重传统风格和乡村风貌。

杏坛梁銶琚中学的退休教师刘宝庆就是其中之一。他维修自己的祖屋,一个面积不大的院落,成为自己的工作、生活的新天地,平时看书、练习书法,还将房屋命名为“悠然居”,取自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对老房屋的修复,是在修复乡村,也是在修复记忆。”广东岭南乡村建设研究院副院长陈碧云说,我们并不主动将青田村打造成旅游村,而是希望让它成为是适于生活,甚至可以发呆的地方,恢复乡村的本来面貌,还原有整体感的乡村。

直到研究院的工作不断推进,村民慢慢发现,这些人是真正的在做乡村保护,开始接纳。甚至给了很多参与者以信心,文化保育和文化修复是可能的。“从村民的变化就能看出来,村民越来越自信,归属感也越来越强,变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

乡村振兴不是一场“狂欢”

“青田老宅修复”计划,让村民在真实场景中认识老宅的价值。但在青田村改造的每位参与者心中,修复古屋仅仅是工作的开始,最为重要的是复兴乡村的传统文化,而这些在城市化过程中逐渐淡化甚至被遗忘,文化内涵也被抽离。为此,渠岩总结出九条“青田范式”,包括乡村的历史、政治、经济、礼俗、教育、环境、农作、民艺、审美等各个方面,并成为完整体系进入青田,形成新的文化价值与社会形态,建立丰富多彩的“乡村共同体”,以期有效解决现实问题。

比如实施艺术村落复兴、传统书院复兴、青藜书院讲座、青田民谣演唱、中秋“烧番塔”及“成人礼”恢复、乡村建设讲座等。

修复古屋是相对快速而容易的,恢复传统礼仪、传统家风、传统民俗,重燃乡村记忆则是更为艰巨而有意义的工作。

以“烧番塔”为例,这是青田保留下来的传统民俗,是青田青少年的“成人礼”仪式。青少年要在天气渐冷的中秋时节潜入河塘,挖上淤泥垒番塔,体能体质、勇气、责任感都得到了考验。这种成人礼的重现,让礼俗的意义和传统的力量被重新认识。

在渠岩看来,艺术乡建的主体是村民。他说,现在乡村的问题是过度现代化产生的问题,艺术家不能以居高临下的方式进行“现代化的抢救和治理”,要充分尊重村民的想法和愿望。

不过,他们也知道,要调动村民的主动性,在开始仍需要多主体的介入。2016年开始,渠岩带领广东工业大学城乡艺术建设研究所乡建团队,就开始与榕树头村居保育公益基金会、顺德杏坛镇政府、青田村民小组、青田坊慈善基金会、岭南乡村建设研究院等“多主体”进行乡建的“联动”实践。

“这是乡村振兴有益的制度探索,乡村振兴不仅是村民参与,也不仅是政府的事情,多个主体参与才能做得更好。”有当地相关负责人说。

助力乡村振兴他们这么做

帮助制定乡村旅游规划

夏东村是中山大学在第三轮扶贫开发中定点帮扶的柯木湾村委会下辖的一个自然村,中山大学充分发挥地理和旅游规划学科的专家优势,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依托夏东村自身的生态优势,因地制宜,制定出《夏东村景观(提升)规划及旅游规划》。从规划预算、寻求合作、盘活资源入手,为打造“醉美夏东十二景”、开启“美丽乡村旅游+”模式、重点提升夏东乡村旅游品位绘制蓝图。在不久的将来,游客可候春赏花、逢暑入竹,亦可晒秋庆收、至冬围炉,亲身体验上山摘果、下水摸鱼、日穿丛林、夜观星辰的户外乐趣。 为保证规划落地,助力乡村振兴,中山大学从工作经费中列支专项经费,用以优化夏东村的基础设施和旅游配套设施,包括拓建进出村道,建设旅客集散中心(停车场)、特色村标、连廊凉亭、亲水平台等项目。

对乡村开放在线学习资源

华南理工大学对口帮扶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充分发挥教育资源优势,在前期投入资金300多万元开通“华园云州在线讲坛”的基础上,持续注入优质学习资源,并免费向包括云县在内的整个临沧地区开放价值1亿多元的华工优质在线学习资源,包括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行政管理等13个专业395科次的学习资源。 结合云县优势农业资源,充分利用自身学科特点,开展产业帮扶,创造性地指导云县茅粮集团以“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在临沧市内发展种植30万亩木瓜基地。

构建农技推广服务新模式

2017年,华南农业大学成立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该校构建了“示范基地+互联网+基层推广服务体系+农户”的农技推广服务新模式,成为国家重大农技推广服务试点项目。在科研评价体制机制改革中,华农改进了企业委托科技项目的评价认定办法,把咨询报告、社会服务纳入到业绩考核范畴。在专业技术职称评定中,还单独设置了推广系列,把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作为重要条件之一。 此外,该校成立于2005年的广东农村政策研究中心,长期以“三农”政策研究为核心,对农村改革发展中的重点、难点、热点问题进行长期跟踪调研。2017年4月,中心完成的《广东省法律顾问进村(居)制度改革评估报告》,获得高度评价。

试建“乡村大学”和“土地银行”

广东财经大学在新丰县和开平市分别尝试规划了“乡村大学”和“土地银行”乡村振兴新方案。由广东财大帮助规划的新丰乡村大学是广东省第一所“乡村大学”,建立乡村大学的意义在于培养乡村人才,包括乡村振兴的基层带头人、经营人才以及职业技能人才,从根本上提高乡村教育质量。同时,“乡村大学”也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规划“土地银行”,则通过开展农村土地的存贷业务、发挥信托功能,力图帮助乡村解决土地流转中信贷不足的问题,实现土地稳定收益。

网址链接: